当前位置:杭州越陌游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搞笑追到姑娘就有房
追到姑娘就有房
2022-09-14

1.生了儿子欠了债

居委会主任老郝,近来为儿子结婚要买房,愁得茶不思饭不想。想当年生儿子时乐得屁颠屁颠的,现在才知道是欠了他的债!

为多存些钱帮儿子买房,老郝平日里省吃俭用,今天早点涨了价,四元一碗的馄饨变成了五元,老郝没舍得买,中午的盒饭倒是没涨价,可打开盒来一看,里面的鸡腿变成了鸡蛋!

节假日值班的盒饭是政府补贴的,当然不好为了一只鸡腿发牢骚。他叹口气刚要拿筷子,对面伸来一双手,连盒饭带筷子一起搂了过去,老郝吃了一惊,急忙抬头一看:原来又是二胖!二胖看着盒里的饭菜直撇嘴:“怎么连个鸡腿儿都没有?唉,要饭吃,不嫌次,凑合着填肚子吧!”说着呼呼啦啦地吃了起来。

看二胖这副赖皮相,老郝哭笑不得。

二胖并不胖,人长得有模有样,原本是杂技团的小丑演员,两个月前下班回家,看见一辆摩托车撞倒了一个老人,骑车人不顾人家死活调头就逃。二胖义愤填膺,就在摩托车从身边掠过的一瞬间,他使出了杂技功夫,一个飞脚把骑车人踹下车来。肇事者倒是逃不掉了,可是失控的摩托车撞开了隔离栏,把一个行人撞成了重伤,二胖也被飞起的隔离栏砸伤了腿。

事情闹到法院,法官考虑到二胖的动机良好,但是以危险方式拦截肇事车辆,导致无辜行人重伤,应当承担民事责任,经过调解,二胖得赔偿伤者的经济损失。

二胖既要赔偿又要治伤腿,内外交困没了辙。老郝不能眼看他挨饿,便给他申请了低保。可是最近物价上涨,二胖的日子更是不好过。俗话说: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二胖索性接着演小丑耍赖皮,三天两头跑来要救济,现在发展到吃霸王餐了!

老郝虽然讨厌二胖的作派,但知道他确实困难,每逢政府给困难户发补助,总是尽可能多关照他一些。

盒饭里顺口的东西吃完了,二胖拍拍肚子走了……

晚上下了班,老郝刚要锁门回家,儿子小郝打来了电话,说他和女友看中了一套二手房,地点就在本社区,爸爸是居委会主任,人熟地熟好说话,帮他去看看房砍砍价。

老郝一听感动地想:多懂事儿的孩子呀!让他感动的不是儿子,而是儿子的女友。这姑娘又漂亮又是高学历,配儿子绰绰有余。现在的女孩子爱攀比,老郝听说过她们的择偶条件:身高一米八,房子一百八。儿子身高倒是一米八,老郝最怕的就是那个房子一百八,没想到人家姑娘居然同意买二手房,简直就是爱上穷小子的七仙女!

提起房子老郝就惭愧,自己和老伴儿都是工薪阶层,房改时买下了单位分配的一室一厅,后来就全力供着儿子上大学,哪里有钱改善住房?儿子的运气真好,碰上七仙女了!

老郝不敢怠慢,赶紧按地址找到这家住户,看那脏兮兮的门有些眼熟,敲开门来一看:里面竟是二胖!

二胖撇起了嘴说:“不就是吃了你一盒饭嘛,怎么还找上门来了?”老郝顾不得听他耍贫嘴,着急地问:“你要卖房?是不是要去睡桥洞子?”二胖显露出可怜相说:“我要赔偿人家钱,又要治腿伤,这钱都是借的,不卖房子咋办?”老郝劝道:“欠债慢慢还嘛,卖了房你连窝儿都没了!”二胖又撇起了嘴:“慢慢还?你要是债主儿就好了……咦?你怎么知道我要卖房?哦,那个要买房的小郝是你儿子吧?怪不得看着面熟呢!好,看在你的份儿上,我给你打九折,三天内给我回信,过时不候!”

老郝还想再劝几句,二胖“砰”地关了门。

二胖耍无赖只为了多吃奶,但他心里可是明明白白,他知道老郝家里的困难,也没忘记老郝对他的关照,做人总该知恩图报,所以才咬着牙打了九折。老郝心里也明白,二胖给的房价真优惠,可就是不能领他这个情,二胖父母早亡没有依靠,如今已二十大几的小伙子,如果再卖了房子,哪个姑娘肯嫁他?老郝不忍心买他的房子,生怕他无家可归。

老郝回到家里,儿子和女友已经到了,老伴儿正喜笑颜开地张罗着做饭。儿子看到老郝回来,赶紧问房子的事儿,老郝讲了二胖的情况,挺为难地对儿子说:“你爸爸是党员,又是居委会主任,帮不了二胖已经很惭愧了,如果图便宜买下他的房子,这不是趁人之危吗?”

儿子默默无语了,老伴儿也没有吱声儿。老郝很满意自己义正词严,无声就是赞同嘛!哪知道儿子的女友却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咱不买别人也要买。”

此话若是儿子说的,老郝一定会骂他是来讨债的,可是对准儿媳就没法儿开口,七仙女也不能风餐露宿,董永还有一间寒窑呢!

2.过了这村没这店

事情虽然过去了,老郝还是惦记着儿子买房的事儿,冷静下来想想,七仙女说的不错,咱不买别人也要买。老郝决定再去劝劝二胖不要卖房,如果实在劝不动的话,与其便宜了别人,不如……

老郝正打算去找二胖,困难户孙厚来到了居委会,这个孙厚长得尖嘴猴腮,又爱说白话又有点儿多动症,街坊们都叫他孙猴儿。孙猴儿听说市里的廉租房指标分配下来了,赶着就来申请登记。登记过后还不肯走,围着老郝转来转去,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地讲他的困难,缠着要老郝表态,哪怕只有一套房也非他莫属。

老郝哪里敢表这种态,推说要去区里开会摆脱了孙猴儿,转个弯儿直奔二胖家。

二胖正在家里啃着烧鸡喝酒,一见老郝登门,乐得直拍手说:“正想你你就来了,真不禁人惦记!”老郝哼哼鼻子说:“惦记我干啥?我的盒饭里可没有大烧鸡!”二胖撇起嘴来:“烧鸡算啥好东西?”边说边拿了一张纸递过来,“有份报告请批示,回头我请你下馆子。”老郝接过来一看:原来也是申请廉租房!

这不是跟着瞎起哄吗!气得老郝骂起来:“混小子,吃烧鸡撑糊涂了?你现在住的是狗窝呀?”二胖哈哈大笑道:“对对,马上就要变狗窝了!”说着变戏法似的又递过一份《房屋买卖协议书》。

老郝打开来一看:卖房的是二胖,买房的正是自己的儿子!

二胖挤眉弄眼地说:“别管这儿是不是狗窝,反正我没地方住了,政府总不能让我当流浪狗吧?”老郝一把夺过协议书:“你想拿它换廉租房呀?我可没这么大权力,这份协议不算数,你也别打如意算盘!”说着就要撕,二胖又撇起嘴来:“哟,真像财大气粗呀!你看清楚了,撕了它五万元定金可就归我了!我看你是好人才提这个醒儿,要是换了别人,我巴不得他撕呢!”

老郝不敢撕了,丢下协议书就要走,二胖耍起了赖皮,抓住老郝的胳膊不放,硬把廉租房申请往老郝手里塞:“你儿子有了房,我也有了住处,这可是两全其美的事儿,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,过了这村没这店!”

这事儿怎么琢磨也行不通,老郝甩开二胖就出了门。

二胖哪里知道老郝的难处,眼下政府提供的廉租房有限,整个社区只给了三个名额,可是提出申请的困难家庭就有二十多户,大家都要按困难程度排队,为了排名先后争得不可开交,老郝也成了大家争取的目标。昨天夜里孙猴儿来送礼,老郝从门镜里看到他提着大包小包,吓得连门都没敢给他开。

回到家里,老郝马上给儿子打电话,儿子还是七仙女那个说法:咱不买别人也要买。老郝气得吼起来:“谁买你也不能买,他为啥给你打九折?就是想让我给他搞廉租房!”

儿子劝道:“他卖房是因为欠债,又不是故意占国家便宜,您就按规定给他申请呗!”老郝喝道:“你懂个屁!廉租房是政府补贴困难家庭的,他一个光棍儿算啥家庭?头一项就不够条件!”儿子笑道:“不够条件就创造嘛,反正申请不到也不能怪您,如果违反协议就怪咱们了,五万元定金白给他了,那可是您的全部家底儿呀!”

老郝听了一愣:“怎么是我的家底儿?”儿子没言声,老伴儿在旁边怯怯地说:“儿子急着用钱,我把咱的存款给他了。”老郝狠狠地摔下了电话,气得两眼发花,老伴儿怕他气坏了,赶紧说宽心话:“唉,就当是咱们上辈子欠他的吧!”

是呀,老两口儿省吃俭用,一直供到儿子大学毕业找到了工作,如今才有了这点儿存款,本来也是要帮儿子买房的,早给晚给都一样,可是他不该买二胖的房,不该瞒着老子暗度陈仓!

生气归生气,老郝觉得还得面对现实:二胖的遭遇令人同情,为还债卖房也是出于无奈,可是廉租房的政策是明摆着的,就算他创造了申请条件,也要按困难程度排队呀!

老郝猛地又想到二胖打九折卖房给儿子,是不是变相送礼?是不是指望自己给他插队加塞儿?可是困难户的眼珠子都瞪得溜儿圆,谁敢给他走这个后门!灯不点不亮,话不说不明,老郝决定再找找二胖,把申请廉租房的条件讲清楚,再说说自己的苦衷,他不敢卖房了,自家的定金不就退回来了嘛!

老郝又来到二胖家,先给他讲了申请廉租房的条件,这回二胖没撇嘴,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,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。老郝也不问他还要不要卖房,反正廉租房的如意算盘泡了汤,不信他真的要当流浪狗!

二胖眼珠子不转了,拍拍胸脯说:“政策是死的,人是活的,不够条件就创造嘛!”老郝一愣,想起儿子刚才也这样说过,莫不是他给二胖出了什么馊主意?老郝警告二胖:“你爱怎么创造怎么创造,就是别走歪门邪道!”二胖撇起嘴来:“条条大道通北京,我为啥偏要走邪道?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雀儿!”

老郝懒得听他瞎胡说,只要他别瞎折腾就阿弥陀佛。

断了二胖申请廉租房的念头,可是断不了二胖卖房的念头。老郝心里捉摸起来:二胖的小丑角色已经被别人顶替了,应该尽快帮他找一份合适的工作,那样就算儿子买了他的房,他有了收入也能租房安身,再帮他找个对象成了家,也算是对得起他了!

老郝怕夜长梦多,回到居委会就发动大家帮二胖找工作,搂草打兔子,捎带也帮他物色个对象,这就叫未雨绸缪,第一步落实工作,第二步落实媳妇,社区里也少了个不安定因素。

到底是人多办法多,大家当天就给二胖联系到了工作,可二胖竟然不愿干。老郝知道他想找个挣钱多的活儿,就是不想想自己除了玩杂技别无所长,应该让他撒泡尿照照自己,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,现在找工作可不容易,也是过了这村没这店!

3. 闺女大了不由娘

转天一早,老郝去街上吃早餐,刚刚走到半路,本社区的杨大婶追上来报告,她的小卖部昨天夜里被盗了!

这不是老糊涂吗!老郝埋怨道:“当时为什么不报警?”杨大婶说:“我怕警察不信呀!”老郝又好气又好笑:“被盗就有损失,警察怎么会不信?”

杨大婶告诉老郝,正是因为损失问题才不好意思报警,门窗没撬钱没丢,就是丢了一只烧鸡一瓶酒,倒像自己吃了解馋,人家警察能信吗?

虽然这事儿透着蹊跷,可是老郝相信她不会说瞎话。杨大婶是个强硬人,自己的养老金本来就很低,还有一个神经兮兮的女儿,可人家就是不朝政府伸手,只是请老郝帮忙办了一个执照,在自己家里开了个小卖部,挣点儿零碎钱贴补日子。

是谁那么缺德,黄鼠狼偏咬病鸭子?

老郝挠挠脑袋,突然想起了二胖在家里喝酒吃烧鸡,莫不是这小子干的缺德事儿?但没有证据不好瞎猜,还是先去看看现场再说。

老郝跟着杨大婶来到小卖部,杨大婶的女儿小云呆呆地坐在窗前,不停地摩挲着手腕上的一串佛珠,对周围的一切都无动于衷。

老郝叹了口气:唉,挺好的一个孩子,就因为男友移情别恋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听杨大婶说,那佛珠是两个人从庙里求来的,每人一串作为定情物,如今物是人非,也就成了小云的精神寄托。老郝也曾请了心理医生给她疏导,可是心病还要心药医,小云就是认准了原男友,空口白话都当了耳旁风,医生也是无力回天。

老郝觉得小云的事儿自己没法儿管,还是看看被盗现场吧。于是,他在屋里仔细察看了一遍,找不到一点儿盗窃的蛛丝马迹。感到这个贼的盗窃手段实在高明,可是为何只偷一瓶酒一只鸡呢?实在让人想不通。他想如果真是二胖干的,他还算有点儿良心,知道杨大婶家里挺困难,只是偷点儿东西解解馋。

老郝劝慰杨大婶,好在损失不大,今后多注意就是了。

出了小卖部,老郝先去保安队提醒他们加强防盗,忙活完了才想起还没吃早餐。老郝赶快来到快餐店,填饱了肚子刚走出店门,只见一男一女挽着胳膊,亲亲热热地迎面走来。老郝定睛一看:竟是二胖和小云!

小云一点没有痴呆相,笑着叫了声:“郝伯伯早!”拉着二胖的手进了快餐店。

现在轮到老郝痴呆了,他站在路上好半天也没缓过神儿来。老郝原打算先帮二胖找工作,有了工作再谈对象,现在却是反了过来,反了也就反了,没想到对象竟是小云!

二胖是在创造条件吧?老郝怎么也想不明白:小云精神有毛病,被二胖哄了不算奇怪,杨大婶精神可没毛病,难道犯了老年痴呆?

老郝返身来到了小卖部,看看杨大婶精神挺正常,干脆开门见山问道:“小云和二胖是怎么回事儿?”杨大婶轻描淡写道:“闺女大了不由娘呀!”老郝生气了:“啥叫不由娘?小云精神有毛病,你是监护人,怎么能一推六二五?”

杨大婶讲了事情的经过,听起来就像一出戏:

第一幕是稀奇:老郝刚走不一会儿,二胖打电话给杨大婶,说他昨天租到了一家棋牌室,要买点儿酒菜庆祝庆祝,正巧杨大婶不在家,就让小云给他拿了一瓶酒一只鸡,可是小云开口就管他叫什么浩浩,不肯收钱还拉着他的手不放,吓得他赶紧逃跑了。他不能沾这种便宜,过会儿就把钱送来。抢盒饭的不肯白吃鸡,你说稀奇不稀奇?

第二幕是惊异:二胖很快就来了,这小子穿了一身格子西装,竟然跟小云原男友的一模一样,手腕上还戴了一串佛珠,竟然也跟小云的一模一样,二胖的个头儿长相又跟小云的原男友差不多,乍一看就像真人回归,杨大婶惊异之后恍然大悟,难怪小云不肯收他的钱呢!

第三幕是意外:小云立马就跳了起来,连声喊着:“浩浩,浩浩,你真的又回来了!”拉着二胖的手又哭又笑,杨大婶知道小云把二胖当作了原男友,可是又不敢硬把她拉开,怕刺激了小云病情会加重。杨大婶麻了爪儿,急得骂二胖不安好心。

第四幕是巧合:二胖急忙解释,佛珠这事儿纯属巧合,为求菩萨保佑他找一份好工作,前几天才从庙里请来的。他本来就喜欢格子西装,当了小老板要装门面,所以才买了一套穿上,绝对没有刺激小云的意思。天下同样的东西多的是,杨大婶凭啥不准别人买?

第五幕是无奈:二胖要去吃早餐,可是小云就是不放二胖走。二胖只好跟杨大婶商议,索性就带着小云一起去快餐店,等她冷静下来再劝也不晚。这样僵下去也不是办法,杨大婶只好大撒把。

老郝听杨大婶这一说,觉得二胖不愧是当小丑的,演起来真像一出戏,只是没有结局,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……

二胖到底要演哪出戏?老郝认真作了分析:小云大学毕业,人又长得漂亮,若不是精神有毛病,二胖也只好望着天鹅吞口水,看来他也懂得心病还要心药医,二胖果然能李代桃僵,不但吃到了天鹅肉,还能申请廉租房!这真是一石二鸟呀,二胖很可能是处心积虑,可杨大婶呢?难道真打算顺坡下驴?

老郝问杨大婶到底打算怎么办?杨大婶不接这个话茬儿,先夸起二胖来,说他变得又懂礼貌又勤快,照顾小云特别周到。又夸他脑瓜灵活会过日子,不但找门路租下了棋牌室,还要杨大婶多进些饮料糖果小食品,他可以顺手代卖,帮杨大婶多挣点儿钱。

老郝觉得尽管二胖有表演之嫌,可是他能奋勇拦截肇事者,这就是他本质好的表现,吊儿郎当耍赖皮固然烦人,但未必就是“灶灰糊不上墙”呀,也许是“浪子回头金不换”呢!

老郝正走神想着,二胖和小云回来了,小云偷偷捅了二胖一下,二胖着脸叫了声妈,乐得杨大婶脸上开了花。这是闺女大了不由娘吗?这是想当丈母娘呀!

看这个态势,二胖和小云的事多半儿要成功,可是申请廉租房不知要排到啥时候,如果他们急于结婚,肯定就不会卖房了,不过老郝可不敢先提出解除合同,二胖娶媳妇正用钱,真要把定金扣下来,这份儿礼也送得太大了!

4.人心都是肉长的

这份儿定金让老郝牵肠挂肚呀!

老郝思忖再三,觉得这样拖下去总不是个办法,为了这套房子闹别扭,儿子好几天没回家了,七仙女的心里也不会痛快,干脆就跟二胖当面锣对面鼓说说,卖不卖房一锤定音!

要办就快办,老郝匆匆去找二胖,半路上遇到了巡逻的保安,说装修公司的人刚才去了二胖家。老郝一听,可高兴了,这就是不卖房了,不卖房就得老老实实退定金,现在不能说我违约了吧!

老郝“噔噔噔”上楼推门一看,只见七仙女正在跟装修公司的人讨价还价!

“你、你……”老郝的舌头都短了,七仙女回头看见了老郝,“啊”了一声说:“叔我怕您累着,装修的事儿我盯着吧!”老郝直磕巴:“二、二胖怎么会……”七仙女笑道:“二胖也不敢违约呀,否则双倍返还定金!房子的手续都办好了,贷款我们慢慢还,您就放心吧!”

老郝顿时张口结舌,心说:龟儿子真滑头呀,他怕我打横炮,搬来七仙女做挡箭牌,你不替二胖着想也就罢了,怎么就不替老爸我考虑考虑?你为了贪图房子便宜,就不怕二胖耍赖皮,逼着老爸给他搞廉租房!

事到如今,还是要找二胖最后敲定,如果他真要反悔,把定金退回来就行,什么违约双倍返还,这事儿老子说了算!

这么一想,老郝急匆匆地来到了棋牌室,二胖一见老郝,就喜笑颜开地递过来一包糖果:“先吃点儿喜糖吧,登了记再请您喝喜酒!”老郝推开他的手:“喝喜酒?你们的洞房呢?”二胖掏出了一张纸:“还是请你多帮忙吧!”

老郝接过来一看:果然又是申请廉租房!

二胖连连道谢道:“多亏你告诉我申请廉租房的规定,你看,我把条件都创造好了:我没房子,小云没工作,结了婚就是困难户,这不是歪门邪道吧?”老郝摇摇头:“我看也不是正道,结了婚是困难户不假,可大家都知道你把房子卖了,都像你这样……”

二胖把嘴撇得像个瓢儿:“怎么能都像我这样?他们是伤了腿还是欠了债?我不要廉租房怎么办?让我租私人的房子结婚,那么高的房租我交得起吗?”说着又嬉皮笑脸道,“嘻嘻,往后我们再有了孩子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!”老郝打断了他的话,接过了他的廉租房申请。他觉得事到如今没了退路,既然二胖一定要提出申请,自己没权力一口否决,应该由居民委员们讨论决定,只是自己儿子不该买他的房,别人心里会怎么想?

老郝召集居民委员开会,拿出了二胖的申请,一五一十实话实说。

委员们一番议论之后,都体谅老郝的难处,二胖一定要卖房还债,小郝不买别人也要买。大家也觉得二胖本质挺好,他毕竟是为了拦截肇事者才惹的祸嘛!还有一点也值得赞赏,二胖虽然在小事儿上爱耍赖,但欠了债却不肯做老赖,如果他破罐破摔:要命一条,要钱没有!你还能把他割了卖肉?

说到二胖要结婚,大家又同情起小云来,她能够重新找到爱情可不容易,谁不愿意成人之美呢?人心都是肉长的,不看僧面看佛面吧!居委会把讨论的结果上报了街道,街道按规定在本区公示,听取居民的意见。

这一公示可惹来了麻烦,孙猴儿首先跳了出来,他本来就担心自己排不进前三名,今天的公示又多了个二胖,怎能不气急败坏!他认为二胖投机取巧占国家便宜,对老郝儿子买房更是不满,想起昨天送礼吃了闭门羹,明摆是老郝要回报二胖,打算把自己挤下来!

孙猴儿越想越气,满肚子邪火没处发,怒冲冲来到居委会,跳着脚大喊大叫,声言不给房子就砸了居委会,委员们看他眼珠子通红,吓得赶紧报了警。派出所警察赶来劝说,孙猴儿还是乱跳乱骂,搅得居委会没法儿办公。警察亮出了手铐,警告他这是触犯了治安处罚法,再闹下去就要依法拘留。孙猴儿看到警察要动真格的,这才骂骂咧咧地收了兵。

孙猴儿闹事和居民的意见反馈到了街道,街道领导约了老郝谈话,老郝知道都怪自己管不住儿子,主动作了自我批评。领导考虑到居民的反映,压下了二胖的申请。

老郝担心二胖听到消息会闹事儿, 决定先去给他打打预防针。

吃过晚饭,老郝溜溜达达来到了棋牌室,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,赶紧跑进去一看,只见玻璃碎了,桌子翻了,孙猴儿和二胖扭在了一起。

老郝急忙跑过去拉架,二胖大叫:“他偏说我要把他挤出前三名,找邪火砸我的买卖!”孙猴儿大骂:“你他妈的把房子卖给老郝,又来插队抢我的房子,砸你的买卖算是轻的!”二胖撇起了嘴:“你的房子?你原先倒是有房子,可惜让你送进赌场了!”孙猴儿气急了,推开老郝又冲上去,二胖何等敏捷,顺手牵羊把孙猴儿绊了个大马趴,孙猴儿爬起来要拼命,老郝急忙把他拖出了棋牌室。

孙猴儿不依不饶还要冲进去,老郝干脆撒开了手说:“别忘了他是练杂技的,你冲进去找挨打呀?你去吧,我不管了!”孙猴儿也怕吃眼前亏,果然不敢冲了。老郝接着教训道:“你对我有意见就给我提,凭什么砸人家二胖的买卖?”孙猴儿满肚子委屈道:“以前我赌输了房子不假,现在我改邪归正了,打人莫打脸,说话别揭短嘛,刚才下棋二胖又拿这件事儿损我,你说我能不急眼吗?”

老郝也不想再揭他的短了。孙猴儿确实挺可怜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:去年他赌博输了房子,老婆孩子坐在居委会里哭天抢地,老郝心中实在不忍,便把居委会存放杂物的小屋借给他们存身,一家子挤在小屋里盼了一年,如今好不容易盼来了廉租房,也难怪他急了眼要拼命。

唉,人心都是肉长的,尽量帮他争取争取吧!

5.狗急跳墙猴上树

上级催报三个廉租房指标的落实结果,老郝又召集居民委员开会讨论,大家选出了孙猴儿在内的四家困难户,可那三家都是生活困难买不起房,孙猴儿却是赌博输了房,老郝也没办法替他说话,孙猴儿落了榜。

讨论结果公示出去,老郝在居委会收集反馈意见,等了一阵儿没人来,正打算出去转转,二胖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:“快快,猴儿上树了!”

老郝以为二胖落了榜心里有气,又跑来耍赖捣乱,没好气儿地训斥:“什么猴儿上树?我看你要狗急跳墙!”二胖顾不得多说,拉着老郝就跑,快跑到棋牌室的时候,只见门前的大树下围了好多人,人们伸着脖子仰着头,冲着树上直嚷嚷。

老郝跟着仰头一看,只见孙猴儿站在了高高的树杈上!

大树足有六层楼高,孙猴儿几乎爬上了树梢,脚下的树杈只有胳膊粗,被他踩得不住地摇晃,吓得老郝冷汗直冒。

老郝朝孙猴儿喝道:“快下来!这是好玩儿的吗?你要作死呀!”孙猴儿看见了老郝,扯开嗓子大叫:“是你们逼得我作死,不把我排进前三名我就跳下去!”二胖叫起来:“要死你到别处去死,别坏了棋牌室的风水!”孙猴儿大骂:“都是你个混蛋把事儿搅坏的,我就是要坏坏你的风水!”

果然是狗急跳墙猴儿上树!老郝见过上楼顶的攀铁塔的,就是没见过爬树的,这些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所以才制造轰动效应,其实真想死的没几个。猴儿嘛,爬树倒是他的长项,只是在这么细的树杈上摇摇晃晃实在危险,搞不好就会弄假成真。

为缓和紧张气氛,老郝双手笼着嘴大喊:“面包会有的,房子也会有的,这次没有等下次,不小心摔下来可就啥都没有了!”

孙猴儿根本不听:“摔死算我倒霉,就是不等你那个下次!”

二胖想把孙猴儿骗下来,咧着嘴一本正经说,“别以为光是猴儿会爬树,哼哼,有本事你先下来,咱俩来一场爬树比赛,我输了就把棋牌室关了,那套房子白给你住!”

孙猴儿不上当:“你哄小孩儿呢?我一下去就别想上来了!”

二胖没辙了。老郝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,赶紧打了求救电话。

警察率先赶到了,一见树下围了这么多人,赶快拉起了警戒线,拿着喇叭劝说孙猴儿。孙猴儿态度坚决地叫喊,一定要把他排进前三名。老郝哪里敢答应,马上给领导打电话,领导听了也不敢答应,这个先例不能开,如果引起别人效仿,政府的廉租房政策形同虚设,还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?

消防队也赶到了,马上在树下铺开了救生气垫,孙猴儿生怕威胁失效,避开气垫爬到另一边的树杈上,消防队员忙把气垫拖过去,他又赶快爬回来,踩得树杈不住地摇晃,吓得围观的人们不住地惊叫。

人命关天呀!二胖看到消防车上有条安全带,悄悄拿起来挂在腰上,带着哭音儿给孙猴儿表演:“你这是勾我伤心呀,呜呜……我的房子卖了,廉租房吹了,媳妇娶不上了,活着也没好日子过了,呜呜……你等我爬上去,要跳咱俩一块儿跳,见阎王也能有个伴儿!”没等警察和消防队员反应过来,二胖一头钻进了警戒线,三蹿两蹿就爬到了树半腰,他打算趁孙猴儿发愣的工夫把他拴在树上。

孙猴儿果然愣住了,怔怔地看着二胖边哭边往上爬,就在二胖爬到他脚下时,孙猴儿突然看到他腰里挂着安全带,急忙乱踢乱踹起来,二胖猝不及防,被他一脚踢中了脑袋,头朝下跌了下来,在人们的惊叫声中,二胖急忙来了个空中转体,“扑通”跌在了气垫上!

消防队员急忙冲上去救援,小云哭叫着冲进了警戒线,警察正要阻拦,只见二胖一个鲤鱼打挺,纵身从气垫上跳了下来,稳稳地站在了小云面前。老郝见小云吓得花容失色,急忙叫杨大婶把她拉进了棋牌室。

这一来造成了轰动,后面的人都想挤到前面去看,推拥得人群步步向前,眼看就要突破警戒线,警察们顾不上孙猴儿了,慌忙迎上去劝导阻拦。

街道领导赶到了,孙猴儿下了最后通牒,要领导当众签字批准,看到街道领导不肯答应,孙猴儿加大给力,摆出了马上要跳的架势,消防队员赶快把气垫拉到他身下,孙猴儿又急忙爬到另一边,不料踩断了一根被虫蛀坏的树杈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仰面朝天跌了下来!

警察正在阻挡人群冲击,消防队员正忙着挪气垫,采取措施已经来不及了!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二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就在孙猴儿即将落地的一瞬间,他挺身撞在了孙猴儿身上,只听“嘭”地一声,两个人一起斜飞出去,骨碌碌一直滚到棋牌室门口。

这一撞泄了力,孙猴儿撞断了胳膊,疼得鬼叫。小云从棋牌室冲了出来,看见二胖直挺挺地倒在地上,嘴角汩汩地流出血来,小云一声尖叫,昏倒在二胖身上……

6.追到姑娘就有房

二胖和孙猴儿在手术室抢救,老郝在外面等候,护士出来找亲属,催交五千元手术费。

老郝一听就麻了爪儿,到哪里去找二胖的亲属呢?老郝盘算盘算,如果眼光向前看发展,小云倒是能沾边儿,可以跟她商量商量,大家一起把钱凑上,可是小云受了惊吓,正在输液观察,也不知道醒过来没有。老郝跑到观察室一看,小云不见了!

老郝大吃一惊,小云受了这么大的刺激,肯定又犯了病,这么糊里糊涂地跑出去,如果再出了意外,这个烂摊子可就没法儿收拾了!老郝赶紧给杨大婶打电话,杨大婶告诉老郝,小云刚才回家来了,在屋子里翻腾了一阵又急匆匆走了,问她找啥她也没顾上说。

小云到底去了哪里呢?老郝正在手术室外面转磨磨,小云匆匆走来,递给老郝一张银行卡说:“拿去给二胖交手术费吧!”

老郝先是一喜,随即又是一惊:二胖?她不是把二胖当作浩浩了吗?

老郝怔怔地盯着小云的脸,小云说:“我像是做了一场梦。”老郝明白了:怪不得她分清了二胖和浩浩,原来是梦醒了,为什么会醒呢?她又受了一次重大刺激,唤醒了迷失的记忆!

往后会怎么发展?老郝没工夫瞎猜,不过嘛,她能帮二胖交手术费,总算没有翻脸不认人。

交过费回来,老郝估计二胖不会有生命危险,就劝小云先回家等消息,小云说:“我们交往了一场,总要看到结果才放心呀!”听她这口气,老郝又担心起他们的婚事来:二胖的壮举令人震惊,可是也惊醒了小云的梦,唉,这出恋爱戏可能要变成悲剧了!

手术室的门开了,二胖被推了出来,老郝一看人家没有给他蒙上脸,肯定进不了太平间。

小云追着医生问情况,医生夸奖二胖的救人方式得当:一个人起码一百多斤,又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,重力加速度大了几倍,如果二胖冲到孙猴儿身下去接,不被砸死也要受重伤,从侧面撞上去就泄了力,孙猴儿只是撞断了胳膊,力大部分转到了二胖身上,不但撞断了三根肋骨,其中一根还戳伤了肺部,所以嘴里才会出血,经过手术已经脱离了危险。

老郝忍不住赞叹,孙猴儿砸了二胖的买卖,二胖却能不顾危险抢救孙猴儿,真是个见义勇为的好汉!

老郝想到现在小云清醒了,她还会嫁给二胖吗?

于是,老郝决定给小云放了只试探气球:“二胖见义勇为舍己救人,确实是本质好啊!”小云哼了一声:“别把他抬得那么高,他是练杂技的,当然懂得救人方式,换了别人也不会见死不救!”老郝一听,心说:唉,这个气球爆了。

老郝又给杨大婶放了只气球:“二胖真是个好样儿的,有了这样的女婿多光彩呀!”杨大婶说:“小云清醒了,我总不能再让她变糊涂吧?闺女大了不由娘啊!”老郝一听,觉得这个气球也爆了。

二胖的事迹上了电视,区里准备申报他为见义勇为先进个人,老郝去填报材料,汇报了二胖勇救孙猴儿的经过,又讲了二胖和小云的恋爱戏。

区领导当然愿意看喜剧,眼下也正是好时机,他们刚刚得到消息:“人大”“政协”两会闭幕后,市里加快了“十二五”规划的落实,今年将增建两万套廉租房,分配名额增加了两倍,申请条件也放宽了,不但孙猴儿可以包括在内,如果二胖能和小云结婚,根据他们的实际困难和二胖的表现,不但合格还能优先。

政府真是下了及时雨呀!老郝觉得有了希望,又去帮二胖做说客,小云还是哼哼鼻子:“人家当英雄了,我可不想沾他的光!”老郝费了好多口舌,小云还是模棱两可。

模棱两可就有一半儿希望,但首先要搞清二胖的恋爱动机,看看他是真爱小云还是为了搞廉租房?老郝又来到二胖的病房放气球,他没有提落实廉租房的事儿,只讲了小云的态度,问二胖打算怎么办?

老郝只怕二胖又要撇嘴,哪知二胖想也没想,嘴里蹦出了一个字:“追!”果真是爱小云呀!老郝大喜,马上给他打气:“狠劲儿追!追到姑娘就有房!”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