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杭州越陌游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情感箭雨情缘之颦笑误终身(四)
箭雨情缘之颦笑误终身(四)
2022-11-24

 举着洞口处的火把,用打火石引燃,沉舞抽泣着往洞里深处走去。

 洞壁上偶尔爬过去两只土褐色的巨大蜘蛛,窸窸窣窣的声响让人头皮发麻。平日里胆大包天的沉舞,今日在这突生变故的情况下,竟然害怕起来。她一只手死死抱住包裹拽着信封,一手举着忽明忽暗的火把,腿有些软。听见洞外追兵的喧闹的声音,沉舞吓得加快了步伐,火把晃动得更加厉害。

 洞内黑漆一片,沉舞的影子落在墙壁上,旁边是快速爬行的巨蛛,偶尔还会有缠叠的蛛网落在脸上。沉舞尽量忍住打喷嚏的欲望,紧张地仔细分辨脚下的路,害怕一个踏空而摔倒。

 洞内的空气虽是稀薄,却也算还能勉强呼吸,而越往洞内走,脚下湿润的感觉越剧烈,鼻尖有着青草和泥土不见天日般的味道。14岁的沉舞就踏在这条泥泞幽深的道路上,一直到很多年后的婚宴上,她都还记得。

 那么多年后的婚宴,直到曲终人散,兵戎相见时,她望向秋鹰模糊的脸,脑海里浮现的也只是这一条曲折的道路。她认命,认输。没有怪罪此生错爱,只怪天意不公,相思乱付。

 随着火光的逐渐微弱,她已进到了千蛛洞的深处,仔细探听下外面的声音,已是万籁俱寂,唯独只有墙壁上千万只巨蛛爬行的哒哒声,像是急切的鼓点,更像是绵绵冷清的冬雨声声。

 沉舞轻叹了一口气,腿一下子软了,瘫坐在地上,也顾不得湿润的泥土,又把火把插在旁边,借着微弱的火光查看起娘亲递给自己的包裹与书信来。